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浏览历史

© 2005-2020 我与蒿草哥哥的情缘是因为他有次路见不平的解围。那时我六七岁面黄肌瘦因为母亲早逝卑微得像一朵喇叭花,寂寞地攀援在篱笆墙头眼巴巴地看着村里的孩子们开心地嬉戏玩耍。可是我依然没有逃出被村里的男孩子欺负的命运。那天我刚刚走出家门小伙伴二蛋砖头儿他们就跟在我的身后一齐拍着手齐刷刷地冲我喊着,黄毛丫头大脑瓜儿小细脖干吃饭不干活。他们的喊声异常刺耳我稀里哗啦地大哭起来。这时候下巴上长满蒿草的哥哥突然从远方跑过来冲着那帮小坏蛋们说,你们是男爷们不是爷们就不能欺负女生。然后他抱起哭得一塌糊涂的我怜惜地掏出脏兮兮的手绢擦拭我脸上的泪水和鼻涕。他像是对我又像是自言自语地慨叹没娘的孩子可怜啊。瞬间有暖流漫过我瘦小的身体。也许就在那时我突然间明白一个人的内心会滋生出一种温暖的情愫。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